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旅  途  之 思

 

李全兵

 

1、在陕北

    黄土高原

 

车的晃荡使我醒来了。

半空中是黄晕的太阳、袅袅的青雾,就在这雄浑的背景下,眼前拱起了一道道赭黄色的高原的脊梁。

黄土高原是腼腆而傲岸的,我们应该赞美,诚实淳朴地赞美,向树,向花,向九州每一条清澈照人的小溪赞美,因为她使我们想起栉风沐雨的先民,和一个曾世世代代与梨与耙为伴,开垦过土地,膜拜过土地,而今又重新理解了土地的古老而又年轻的民族。

是的,我们民族胸膛中曾凝结了多少悠久而又热切的渴盼,渴盼着这黄土高原的升起。

然而,在这块黄土地上,收获过古老与文明,收获过财富与欢笑,却始终未能收获真正使一个民族不再疲惫的思想。

因此,很久很久以来,一个愿望深深地忍受了鲜血的迸出,忍受了一刹那带笑容的痛苦,刻入一个民族的胸脯——于是,无数双森林般的、甚至有残损的手,在时间的原野里耕耘。

求雨的香火,隆隆的战车,空玄的布道,裂肺的嘶喊。

这一切随时间而来,随时间而去,留下的仍然是这一双双粗壮的手,支撑着一方曾无数次死去,又无数次复活的碑——这辽阔的黄土地。

啊,低湿之地太多啦,升起吧,高原。

我醒来了,太阳也请你朗照吧,请你为离你最近的高原写一首诗,让她挺起年轻的胸脯和坚实的脊梁!

 

高原之夜

 

高原的夜,深邃而旷远。

塬上的风,已在梦中化烟。梦中含混的呓语,也在山月笼罩中闪着幽蓝。

高原莽莽,紫气弥满;几粒银星,似贴地面;那黄土高坡下的沟沟壑壑,有着不可逾越的尊严。

疲惫的旅人该睡去了,但洪尘滚滚的史前流火在燃烧着他,也燃烧着一个民族的信念。

啊,高原,旷荡、古朴、令人神往的高原,我来这里,我辗转反侧,我正领略你亘古的苍凉,心中回荡一曲老汉汉蹲在坡头用埙吹奏的人类草创之期的雄浑古歌,昭示黄土地的生命前赴后继和时空遥漫悠远。

祖先的功业已光荣逝去,岁月的湍流正冲击险滩岩,不容乐观的现实需后人背负向前。

我梦醒来,太阳将照耀不甘困惑的高原。

 

2、在黄河

  壶口

 

秦晋高原裂出一隙大峡谷,一条大河悠然流淌其间;峡谷骤然收缩,旋出这壶口大瀑布。

水,是浑黄的;浪,是浑黄的;雾,是浑黄的;连同游人和他们的血脉,都是浑黄的。

如雷声轰鸣,如万马咆哮,如黄土高坡上千千万万茂腾腾的后生齐声吼叫……震天撼地。

什么是力量?什么是气势?什么是威风?什么是不可一世……阻挡徒劳。

倾听吧,欣赏吧,任其流淌吧。要知道五千年的文明、历史,足以傲视天下!

 

车过黄河

 

无声的细浪,像巨大的雕花铜板缓缓推移。

群山轻轻转动,像雄浑的畅想,像阴晦的泣诉。北国苍茫的情思,穿越五万年风尘,燃一脉血红的浆液,止于沉静。

安谧,沉寂于漩流无法漫及的山洼;无歌的散板,摇出拱起的山脊和牧羊人的头颅;远归的孤鸟不再羞怯,沉湎在野性躁动前静谧的一瞬。

唱着《赶牲灵》《兰花花》的情哥哥痴妹妹,你们的狗头枣已挂满枝头。

 

3、在黄帝陵

 

我们的始祖,是谁把你移葬于此?你的遗骸何在?

可是明明知道这里只是一具衣冠,谁也无法阻挡,五千年来,络绎不绝的后人虔诚的跪拜!

你先是在姬水附近,后来又搬到涿鹿一带。你和你的近亲炎帝联合,和蚩尤在涿鹿的原野上展开了大决战——天昏地暗,雨雾迷漫,狂风大作,杀声震天。蚩尤的妖术也是枉然,逃不了的依然是溃败;你用“指南车”引导,擒杀了凶顽。

这一战,是关键,定了轩辕,定了中原。

可是,那时的中原也是荒蛮。你率领部落成员,造宫室、造车船、制彩衣、觅五谷、种良田。你的妻子嫘祖善于养蚕,教妇女养蚕、缫丝、织绸缎。谁说女子不如男?你的史官叫仓颉,发明了文字以记事件。如果没有他的发明,我今天也无法用文字将你礼赞。

啊!始祖,有了这些,你才最后稳操胜券;有了这些,才会有今天的中原。

我们的始祖,你的后人把你移葬于桥山,你的遗骸一直在你的子孙心间。

 

4、在骊山

 

有的男人就是善找借口——说女人是祸水,亡国、亡家。

九州江山如画,天下佳丽如麻。世人谁不明白:有多少国,多少家,是女人糟蹋?你还在睁着眼说瞎话!

你先是拜倒在石榴裙下,然后又委罪于她。女人在男人面前撒娇是天性,点烽火戏诸侯的是你这混账五八。这常常就是那些荒淫无耻的男人,荒淫无耻的做法。不能受骗啊!

唉!女娲炼五彩石补天,她能否炼出一块石头补上历史的创疤——替担罪名受害的女人说句公道话?

 

5、在兵马俑

   戏说皇帝

 

时间里发生的事情被写成历史。前面的皇帝丢了江山,后面的皇帝在嘲笑他,刚咧开嘴还没笑出声来,自己也丢了江山。

丢了江山的皇帝都是心有不甘的,这些兵马俑守护的躺在地下的那个人,不就想千秋万代地往下传?可到了二世就玩完。

历朝历代都有“资治通鉴”,可顶着皇冠的人能有几个认真借鉴。到头来,免不掉都是枉然,都是扯淡。

太平无事的时候,他们有许多办法;等到没有了办法的时候,天下真的有事情了。

一个皇帝把另一个皇帝推翻,一个皇帝被另一个皇帝取代。

 

孟姜女 秦始皇

 

孟姜女,你的男人叫范喜良,他人就像他名字一样。

范喜良,你的媳妇叫孟姜女,她人就像她眼泪一样。

为了还你们生前被扼杀了的爱情,死后为姜女立了一座庙,人们看到姜女庙,才又会想起埋在长城下的范喜良。同样是男人的却声名昭彰的是秦始皇。

孟姜女哭了——拿生命的痛苦换取妻子的光荣,她哭范喜良;拿人的尸骨垒起了长城,她哭秦始皇。

长城是绵延的,绵延得像孟姜女的思念一样,绵延得像秦始皇的欲望一样;长城是沉重的,沉重得像孟姜女的苦难一样,沉重得像秦始皇的功绩一样。

姜女啊!你见过秦始皇么?你真恨过秦始皇么?哭倒了长城你也倒下了,你倒下了很久才立起了庙。那年月,兵荒马乱,秦始皇在拜仙求寿呢!

尽管有岁月风雨的剥蚀,但长城还在,还是那么雄伟;你的小庙还在,还是那么寒酸。现在,这些都淡淡地绘成了今天的一道风景。

最让人心痛的是那些为看风景而来的人们,谁也不在意你们这远古的爱恨恩怨——吊完你孟姜女,又去吊秦始皇。


发布日期:2016-11-21 11:45:59 浏览人数:618

 

皖ICP备11006933号-1 皖公网安备 34110002000017号
版权所有:中国民主同盟滁州市委员会 版权所有 滁州市龙蟠大道200号207 301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