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民主党派要善于发声

发布时间:2012-05-18   来源:中央社院   作者

    近日,九三学社中央向全国政协会议提交了《关于遏制公款吃喝的建议》提案,建议将公款吃喝、公车私用、公款旅游等“三公浪费”纳入《刑法》调节范畴。九三学社中央向全国政协会议提出将“三公消费”浪费纳入刑法调整范围的提案,引起社会的强烈反响,让浪费有罪深入人心。从有的网民的留言可知,一些基层人士对九三学社是什么样组织还不甚了解。其实,九三学社是我国的八个民主党派之一。在我国多党合作格局中,除了中国共产党,还有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民主同盟、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国致公党、九三学社和台湾民主自治同盟等八个民主党派,以及很多没有参加任何党派、但有一定社会影响的无党派人士。九三学社中央此次向全国政协会议提交浪费“三公”入刑的提案,就是针对社会中存在的浪费公款现象勇于发声。这促使笔者对中国民主党派为何要发声、为谁发声和发什么声等问题进行思考。

     民主党派为何要发声  

     中国的民主党派不仅是政党,而且是参政党,其参政的基本点是“一个参加、三个参与”,即参加国家政权,参与国家大政方针和国家领导人选的协商,参与国家事务的管理,参与国家方针政策、法律法规的制定和执行。人民代表大会是中国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也是民主党派成员发挥作用的重要机构。民主党派成员在各级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委员及专门委员会委员中,均占有一定数量。2008年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以来,民主党派成员、无党派人士共有18.7万人当选各级人大代表。其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6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49人;省级人大常委会副主任35人,省级人大常委会委员479人;市级人大常委会副主任361人,市级人大常委会委员2232人。民主党派成员担任政府和司法机关领导职务,是参政的重要内容。截至2008年6月,担任县处级以上职务的民主党派成员、无党派人士共有3.2万人。2007年,民主党派成员、无党派人士2人分别担任国务院科技部、卫生部部长职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国务院部委办、直属局担任领导职务副职18人;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中,有副省长、副主席、副市长30人;全国401个市(州、盟、区)人民政府中有362人担任副市(州、盟、区)长;有36人担任省级法院副院长和检察院副检察长,有213人担任地市级法院副院长和检察院副检察长。还有许多民主党派成员、无党派人士在高等院校、人民团体、科研院所和国有企业中担任领导职务。

   中国民主党派作为参政党,不仅要参政,还要议政,即要发声,就政治、经济、文化等重大、热点问题发表自己的意见和建议。民主党派议政有专门的平台,如人民政协。民主党派就是人民政协的重要界别,可以本党派的名义提出提案。在人民政协的组织构成中,民主党派成员在各级政协委员、常务委员和政协领导成员中占有较大比例,在政协各专门委员会负责人和委员中,在政协机关中,均占有一定数量。如在全国政协十届一次会议时,民主党派成员、无党派人士担任政协委员的有1343人,占委员总数的60%;担任政协常委的有195人,占常委总数的65.2%;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有13人,占副主席总数的54.2%。在省、市、县各级人民政协中,共有33.6万名民主党派成员、无党派人士担任政协委员。民主党派利用人民政协这个平台发声,既是他们作为政协组成单位的权利,也是作为参政党的义务。虽然这种义务只是道德义务,但如果某党派长期不发声,就很可能失去政治合法性。

     民主党派为谁发声  

     政党都有自己的代表性,都要反映一定社会群体的利益要求,这是政党的本质属性。中国共产党提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明确了自己的代表性,由此也引起人们对民主党派代表性的思考。关于民主党派的代表性问题各方看法不一,甚至相去甚远,其中传统观点认为民主党派代表各自所联系的社会群体的利益,即代表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建设者和社会主义爱国者。从笔者近年所作的调研数据来看,民主党派既代表本党派成员、各自所联系群体的利益,又参与其他群体利益及社会公共利益的表达。中国各民主党派从成立之日起就以挽救中华民族或建设现代国家为己任,而绝不是为了一己之私利。这些事实都表明中国的民主党派与西方的政党有根本区别,绝不是掮客型政党,而是使命型政党。现在民主党派是参政党,与中国共产党共同肩负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使命。在新世纪新阶段,民主党派是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但民主党派并不限于代表这三方面群体的利益,哪里需要民主党派发表意见和建议,民主党派就应挺身而出。九三学社中央此次向全国政协会议提出浪费“三公”入刑的提案,也不是代表某方面的私利,而是在更广泛意义上代表公共利益。

     近年来,一些民主党派组织和成员在全国政协大会上的提案是为改善农民工等弱势群体的境况呼吁。其实,在目前我国广大弱势群体的利益表达主体不成熟、机会少、渠道不畅通的情况下,更需要由经济精英、政治精英和知识精英构成的民主党派为他们表达利益。这样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因政党制度的主体结构与社会结构不相适应而带来的利益表达不均衡问题,能在一定程度上实现政党功能替代。

     民主党派发什么声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历史形成的,有其客观性,但其中也包含着主观性的因素。中国共产党保留民主党派的目的十分朴实,就是让民主党派监督自己,想听到不同的声音。正如毛泽东所说:“我们有意识地留下民主党派,让他们有发表意见的机会”。毛泽东在1956年的《论十大关系》中提出了中国共产党与民主党派“互相监督”的思想,从此“互相监督”成为我国政党关系的重要内容,也成为多党合作必须坚持的重要方针原则。民主党派是中国共产党的友党,不是反对党,在不存在反对党的情况下,民主党派最重要的角色就是给处于执政地位的中国共产党提意见、作批评。老一辈革命家重视民主党派的民主监督,并真诚接受民主监督的做法,在中国共产党新一届中央领导中继续得以传承。胡锦涛在第20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上指出,民主党派的民主监督,特别是民主党派对中国共产党的监督,是我国社会主义监督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共产党为人民执好政、掌好权的重要保障。要支持和鼓励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对中国共产党的方针政策和工作实践提出有益的意见和建议,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真正成为中国共产党的挚友和诤友。

     民主监督是中国民主党派的重要职责,但长期以来基本上处于闲置状态。这其中有深刻的历史原因,也有复杂的现实因素。目前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虽然都是致力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政党,但两者在性质、职能以及与政权的关系等方面存在较大的差异,是不同的事物。与中国共产党存在差异,是民主党派存在的必要条件,如果让民主党派与共产党这样也相同,那样也相同,民主党派就失去存在的必要性。中国的传统文化也倡导和而不同,否定同而不和。求同存异是多党合作的重要原则,但我们求的同是内在的同,而不是表面的同;是深刻的同,而不是肤浅的同;是真实的同,而不是虚假的同。而且我们是以“异”促“同”,如果没有了“异”,也就不存在“同”,即使存在“同”,那不是我们所需要的、有积极意义的“同”。在今天的多党合作中,不是“同”太少,而是“同”看起来太多了,这时“异”的价值凸显,故在特定时期内我们应变“求同存异”为“存同求异”,从政治氛围、制度建设等方面鼓励和保障民主党派公开发出不同的声音。(转自盟省委网站)

 

发布日期:2012-6-5 15:23:48 浏览人数:2023

 

皖ICP备11006933号-1 皖公网安备 34110002000017号
版权所有:中国民主同盟滁州市委员会 版权所有 滁州市龙蟠大道200号207 301室